海南大学起点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2532|回复: 39

回忆过去,欢乐的相思忘不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1 22: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凯歌 于 2021-11-22 00:15 编辑

写标题的时候,我竟然还能想起新不了情的副歌,哈哈

前几天突然想到手机里最早的照片截至那一天刚好十年,于是跟照片里挤成一堆拍照的人挨个要了apple ID,邀请了加入共享相册。我万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全不受控制。联系上的时候得知苏卡又生了一个女儿,停用微信期间我竟然错过了这种消息,难免遗憾起来。在对话框里像往常一样打趣“20年后我可以叫你一声岳母吗”,“我家老H会把你的屎都打出来”。欢快的时光仿佛又回来了。关掉对话框,然后就开始整理相册,想把这十个人的照片都找出来,随后添加进了相册。幸好大多数相片一直在手机里,如果是突然从硬盘角落翻出来,我想必没那么淡定吧。虽然大家都变得沉默寡言,但我还是能想象到对面一边看手机一边泪目,短短的交流感觉或许能促成疫情后的第一次相聚。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2: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翻相册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有一拨人的痕迹几乎完全消失不见了。十年来从山寨机到诺基亚,再到安卓,直至今日的手机里残留的东西几乎是残垣断壁,就连记忆里的光辉也褪色黯淡。遗憾之余,忍不住回想起来,脑中又浮现出一些过往模糊的画面。或许是松鼠症发作,想要补全这一段记忆;或许是那一段时光依然对我很有意义,所以又回到了论坛,企图找回一点过去的痕迹。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2: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鉴于时间久远,时故境迁,想要尝试以一点文字尽量还原一些记忆。虽然有心写个流水账出来,但却不大有信心,感觉十分艰难。就算退一步弄点人物小传,我已经退化的记忆力都扒不出足够的东西。唉,一开始就想放弃了呢,不愧是我。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3: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虽然所有的人都已不在这里,但难免有人像我一样突发奇想回来逛逛,看到此贴翻自己记录回想起来觉得难堪,故我尽量隐去其论坛ID,希望如果当事人回来看到,不要删去十年前的贴或者挖坟,于我个人来说,不到20岁的难堪对现在来说已无所谓,反而显出珍贵来,这点心意希望共勉。
    现在一个孤寡中年人不能和以前的自己心意相通,所以只好以第三人称尝试着描述,且记忆混乱时难免虚构,文中一切不必过于当真。希望能多记起一些吧。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3: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年的暑假依旧炎热,高考结束的凯子百无聊赖,从滑盖山寨机小小的屏幕上到处查找关于海大的消息,其间从hainu吧找到起点论坛,加了一些新生群,其中一个群里面的人便是我前文提到的共享相册里的人,但入学以后他们并没有进到论坛里,此处略过不谈。而hainu吧倒是得提一下,虽然大约2009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许多高校的贴吧都被封禁了,但当时的hainu吧还没有和海南大学吧合并,凯子在找海大消息的时候依然能看到过去的一些帖子,发现很多好玩的人吹牛灌水,那些记录停留在2009年。因为凯子并不能在贴吧参与,只算是瞻仰了一些学长学姐们的风采,所知并不多,没法细谈,只能提到这里为止。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3: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知道贴吧里的部分人阵地换到了论坛里,凯子便找了过来,但却并没有逛论坛的经验,只是加了新生群。其实学校里每年都是毕业季,回头看其实他们的圈子活跃在论坛上的部分只剩下最后几个月,看到的那些帖子觉得是一些关系很好且可爱的人。可惜在新生群以后的很长时间凯子也并没有到论坛里来,因为刚开学处处是新鲜感,总是忙这忙那分不出心思;又或者当时凯子面对论坛里互相熟识的人,感觉融不进他们的圈子,到底是什么原因已经无处可考了,结果是凯子错过了这一群人。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3: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入学军训立马就开始了,海南的烈日和暴雨都对站军姿的凯子造成了一些有趣的困扰,军训后差不多到了10月,国庆期间经历了人生第一场台风。凯子在军训之后终于跟新生群线下见了面,虽然在线上学着三井学长以一副猥琐怪蜀黍的模样四处逗人,但线下还是暴露出腼腆害羞的真实面貌,从线上话最多的人之一变成线下话最少的人。顺带提一下三井是唯一在新生群里和新生一起刷屏的论坛老人。总算聚会开始了,大一上学期从10月下旬开始,糊里糊涂地跟着新生群里的人到处聚会,从学校草坪到食堂、到水吧、到南门小吃街、到白沙门、到假日海滩、到鹏泰兴……我想起凯子的那段时间,忍不住想起这些与论坛无关的内容,不过到下学期新鲜感逐渐消去,各自开展了新的校园生活以后,聚会逐渐不那么频繁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3: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凯歌 于 2023-7-10 04:49 编辑

     这段时间只见过论坛里的两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3: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下学期,闲了下来,甚至闲的发慌,终于跟着来到了论坛开始试着回帖,这时那些快毕业的人已经逐渐退隐,距离毕业还有一两年的人在论坛的互动也少了,三井去了日本暂停了活动。这时候论坛又有了一波新来的人,凯子恰好赶上了这一时期。当时匪小迷虽然是偶尔才发言的状态,但建的灌水楼颇瞩目,回帖量实在惊人,后来凯子听说只见过一面的板砖还写代码用机器人刷帖。在这总是被动置顶的灌水贴之下,凯子开始以猥琐怪蜀黍的形象参与到了其中。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23: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3月日本地震,海啸淹没了福岛核电站,爆炸造成了核泄漏。在讨论这个之前,“莫名”问过5栋的校园网,“游戏”想要好心的学长学姐加QQ,后来凯子问19栋的wlan,这是最早发言且后来唯一互相见过的三个大一新生。或许还有一些新生,但已经没法知道了。而论坛里几乎都是学长学姐,甚至还有校外的坛友“呀咩爹”,凯子好一阵之后才知道她是女的,似乎曾以猥琐怪阿姨的形象在一些毕业生里聊得不错;而“Ves”也跟毕业生同一时期过,猜ta性别一时成了一些坛友的兴趣。这时“咸蛋”、“心慌“、”苏生“、“椰树”、“妖妖“等人好像才刚刚加入,或者刚刚开始活跃起来,而”大可可“不声不响地当上了版主,凯子经常把他两个号当成两个人,且搞不清楚哪个管理员是他。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00: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还原这一段太困难了,当时在几周内十几个人就熟识起来,而我的记忆已经没法把这么短的时间还原出来。要把十几个人串联起来,需要大量的细节,想到这顿时感到无力。挖坟十几页找以前的痕迹,感觉很难复原当时的气氛,我又不想太过随意虚构以前的事。看以前的贴,只有十条左右回复,还不如现在的朋友圈,大家是怎么走到一块的呢。我尝试着回想发帖时的心情,似乎是会迫切地看见回复,论坛时期有个“按烂钛金F5“的梗,而看见熟悉的ID回复,好像会有些兴奋,似乎你来我往只有几条就能有熟悉的感觉,我现在已经想象不来了。看起来三月的论坛只是互相试探的开始,猜测性别、索要爆照、吐槽时事、分享生活,还会发一些特别无聊的内容,大概就只是聊天吹水的一个场合。
1.png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8: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凯歌 于 2021-11-22 22:58 编辑

      而且当时都还不太会玩梗逗乐,那个年代”猥琐“还不像后来的”污“那么寻常。好像只有怪阿姨”呀咩爹“能够玩一些梗。而凯子也才刚开始在坛子里“猥琐“起来,以87年出生的怪蜀黍人设,发了一些诸如”男生废纸,女生费电“、”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上安人妻“之类的话,在今时今日的网络环境下,”污“也变得没法容忍,再发相似的话大概会立马被打成变态吧。
    三月间论坛被常发小卡片的人攻击,几乎每天早上起床打开论坛都能看到被屠版,好像最早是“呀咩爹“早上起床撒尿的时候发帖提过。管理员们大概花费了一些力气,但凯子却没有什么感觉,隔一会这些帖子就不见了,大概只有管理员们应该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清理。这一个月里确实聊天吹水的气氛热烈起来,虽然论坛的发帖数据被小卡片刷得很奇怪,但能感觉得到很多ID眼熟起来。
      其间凯子潜水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帖,“咸蛋”、“心慌“、”苏生“、“椰树”、“Ves”、”大可可“、“妖妖“等人似乎已经在论坛上已然熟识起来,发了不少帖子。我无意去挖他们当时的帖子,三月底”ves“说六食堂开业了值得提一下,这应该是不让人难堪,且值得记忆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8: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终于想起来翻凯子的帖子,竟然以前写过818帖子。发现接下来的时间线都虚构起来,楼上的内容也不敢确定多少是瞎猜的,word里后续还有三页。当下努力回想的记忆碰上论坛里的痕迹,两相对比起来发现前者实在是荒谬。或许无法印证的岁月就应该让它流走,记忆越是回想越是虚假。但我明明已经知道会这样了,竟然还是尝试在回忆里找细节,用虚假的记忆代替真实发生过的事,要警惕这种本能啊。
    好懊恼啊,为什么要做回忆细节这种事,面对真实的细节又不愿意全部接受,完全是两个人了。回忆细节这种事分明就是欺骗,这欺骗实在是可恶又不由自主,大概回想一下印象不就好了吗。
     难怪所有人都和以前彻底切割,可笑啊,原来我又这么不合时宜。多久以来第一次这样思绪杂乱起来,想起在年少时人家宣告告别时,我却觉得对方只是想要被挽留;多年后偶尔相聚对方想要延续感情,我却当面把难得再见的事实提出。清醒又能怎么样呢?只是不合时宜、自招鄙视和厌恶罢了。艹,折磨自己的情绪又多了一层。
      距离和时间是糟糕的东西,心血来潮更是,人为什么要这么贱呢。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9: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凯歌 于 2021-11-22 19:04 编辑

      昨晚的懊恼到了第二天就烟消云散了,人在夜里的思绪涌动就是狗屎。后续三页word的乱猜放弃了,也不必回忆细节,反而被本能的虚构污染记忆。在论坛里翻了几十页,我发现凯子在论坛活跃那段时间竟然这么短,3月里互相试探,4月陆续碰面,5月一群人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到了6月就平静下来了。总共才四个月论坛的热度就翻了山头,迎来了一些新的ID,而之前的人留下了一些,也有人慢慢地离开了。我对那时的感觉没有这么短暂啊,明明是一段很长很充实的欢乐日子。
      “不到20岁的难堪对现在来说已无所谓,反而显出珍贵来,这点心意希望共勉”,前面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对过去估计不足,凯子当时的人设真是让人尴尬,专攻下三路的样子在我看来已经很难称得上有趣,猥琐得让人招架不住,混猫扑能混成那样吗,为了维持这个人设做了很多没大没小的事,而且我发现凯子某些没礼貌的行为真的觉得“心意希望共勉”说得太早;此外凯子在QQ里跟文艺青年们没日没夜地聊,根本不是正常人的作息,对着“强说愁”勉力安慰又变成妇女之友,其实后来才发现强揽瓷器活是吃力不讨好的,敏感的人和傻大哈并不相通。前一个面具慢慢和凯子本性相融竟然平衡了起来,后一个面具实在撑不下去,逐渐社交软件私聊愈发地少。
         虽然貌似论坛上的热度逐渐褪去一些,但QQ群里一直在刷着消息,某几个人各自又不断地偷偷把论坛上新活跃的人运作到了线下。这之后依然是欢乐的时光,不过告别的那些人想起来还是不免遗憾。到这忽然突发奇想,如果能邀请这些人回来各写各的时间线,不就是POV嘛。这时又有个声音阻止我:早就物是人非,前面还担心人家回来删帖,这会又想逼着人家把以前的事想起来。当时的818帖子都没能抛砖引玉,时隔多年更没有半分可能。真是的,凯子的时间线太模糊了,倒是把我的牢骚不停引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23: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凯子的那段时间线本来要从12开始说起,但发现了曾经的818就没有什么必要再去回忆细节了。
      时间真是奇怪的东西,幼儿园的时候每天都是新的开始,有新的地方、新的人、新的事,感觉每次到放学要等好久。到了凯子从海大毕业时的年纪,家里长辈却告诉他要抓紧时间,到长辈他们的年纪十年只是一眨眼。我现在对比自己毫无知觉的两三年,当时的四个月感觉确实是一段挺长的时间,第一次的经历,又有那么多有趣的人和事,难怪感觉那么久。
       这两天抽空大概地翻了一下论坛,那时候一个月都能发出100页帖子,以当时的发帖强度,目前灌水版这些帖子大概一年半就能刷出来吧。
        818里面的那段时间之后,7月暑假凯子回了老家,穷极无聊时而又想再经历一遍新生群的热闹,便又摸进了新生群,尝试成为以前自己在新生群里面对的三井。这也是一个不在论坛活跃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经历了长长的四个月后新鲜感已然褪去。凯子似乎从那时起逐渐不那么活跃,不会每个帖子都点开看,不会不停刷新网页等回复,不会凌晨睡不着的时候在灌水楼刷积分。虽然如此但相比两年后,7月的论坛还是热闹的……还有很多人在qq群之余依然会在论坛发帖,大蟒、虎妞、小鬼等人也到了论坛开始发帖,阿X、彪汗妹出现得更早一些,都还没有碰到见面的机会,这见面的机会竟然要到几个月之后才陆陆续续开始。
       话说心慌,微光等人也同样进了新生群,和凯子一块和新生刷群消息。有了这么几个无聊且能在网上瞎扯的人,加上新生们的新鲜感和好奇心,11年的某几个新生群也被经营得不错。到了9月开学时凯子等人陆续也见了聊得来的新生们,他们多多少少也听过论坛,但不知道为什么都没怎么在论坛里活跃过。只有心慌那边聊来的幽梦和记忆乡又成了论坛里的常客,然而这两人也不是新生,而是和凯子同级。后来这些新生各自因为某些难以查证的原因,几乎都散失了。大概是因为聊来的人不来自同一个群,分别维持联络花的精力并不够吧。
        这时出现的幽梦和记忆乡并不怎么搭理凯子,其实818里没提到的爱心协会的几个人,还有只跟12比较熟的一些人都和凯子交往不密。因为人数多起来没人能照顾到所有人,自然形成了各自的小圈子,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相处得来。虽然有些许遗憾,但也只好如此。
        刚开学的一段时间凯子和微光、心慌、苏凉等人一边见新生,组起了一些局,一边也和论坛里的人保持着联络。另外论坛群依然不断地会有人刷消息,刚刚毕业告别的人,有一些距离的呀咩爹和妖妖,神秘不知真面目的Ves,等等……各自带着对海大的挂念,依然在群里打成一片。后来不久刚刚大四的心慌偶尔见新生之余都在图书馆k书;同样大四的苏凉生也因为前程常常不在学校;咸蛋似乎在12和爱协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而且同样大四有很多事忙,在这之余抽空和凯子保持着联络。凯子只有跟新生慢慢建立关系,并依旧见着10年新生群已经变成老友那些人,度过了一段时间。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23: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翻帖子的时候发现那时候做了一些不妥当的事,又后悔起来。篮球赛第一次见面为了维持怪蜀黍人设,对天涯大大一个举动十分不礼貌。后来约了爱心协会的大不可学雷锋,又因为懒惰睡过头,放了鸽子。在开始认识以后,圈子过于扩大超出凯子能力,有时候要连续赶去三个地方见人,结果反而各种赶趟迟到惹人生气——端午节活动送粽子放了大可可小分队的鸽子,妖妖几次过来找也被错过或者迟到,有次活动为了在别处见人又让天涯大大等了老半天。一边翻帖子一边这些记忆都回来了,当时虽然也道了歉,但一次次再犯显得并没有多少诚意。凯子当时还不懂,哪里都要参上一脚其实过犹不及。当时道歉的诚意是真的,但后来因为所有人的友好,这些事倒不便再提,这点误会就一直没再解释过。
发表于 2021-11-23 23:46: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求罩,围观大神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23: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芬芬泥嚎。论坛里鬼影都没有,罩个毛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4 21: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让妖妖生气,其中一次在南门胖子鱼煲12带着几个人找凯子过生日那天,大老远拎着蛋糕的妖妖只赶上了尾声,当时凯子因为和妖妖数次不愉快的碰面和错过,在妖妖的印象中并不如何,当时ta只是看在12的面子上到了场,却因为几乎散场而没有胃口。
      凯子当时懵懵懂懂摸不清状况,只是希望有挽回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在两周后妖妖的生日,凯子知道日期后就跟妖妖打听想要什么礼物,缠着再三询问后终于知道想要一把透明雨伞,到了周末便跑去南门找联排的杂货铺询问。那之前凯子在南门鹏泰兴对面配过钥匙买过蚊帐修过手机,只知道这个地方,北门那边还是人烟荒凉。询问之后并没有得偿所望,很快临到妖妖生日也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又蹭了一顿饭。但这次以后,出乎意料的是妖妖对凯子的态度转变起来,这才有了后来的熟识。其实妖妖是个很好的人,后来熟识后再也没见过ta的脾气,反而让凯子连吃带拿占了不少便宜,特别是有次妖妖特意带的吉祥面包店包子,被凯子一口一个,隔了好几年才知道并不是普通的包子,几乎是白白扔进了饭桶。      
      下半年在凯子大二的上学期,一边是各自奔向前程,一边又在新生群开了新副本,而且专业课也开始了。这一段时间过的并不慢,大概是记忆已经完全找不到痕迹来印证的原因,半点细节都挖不出来填充进去,只好这样带过。在新生群和凯子吵了一架的呆瓜在一个学期后才到论坛重遇,不过这些记录也都不见了,那天到底吵了什么呢。
     记忆快进到年末的时候凯子终于要购置电脑,联系到流川后凯子被带去了明珠,当天就入手了第一台笔记本。我在前几天整理文件的时候竟然发现从那个时候起的qq消息记录竟然压缩留在硬盘,这么多年过去一次都没打开过。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怎么打开显示出来,但是从买了电脑开始的事情又有了细节。麦源和大蟒的“有话说”系列都存在了这个压缩包里,也就不再赘述了。现在是彻底的数码时代了,只要愿意立即记录下来的事就很容易再找回来,不过到了“十年只是一眨眼”的年纪,还能想起来从哪开始回忆吗。面对着不知道怎么处理的qq消息记录,我又不敢抱多大的期望。
      无法匹敌的永远是时间啊,一切都如同忒修斯之船逐渐更替最终在某一天成了另一幅模样,而变化仍然不停继续不断抛下旧零件。2010年没有微信,没有双11,没有移动支付,网上到处都是愤青和公知,那时哪里会想四年后要和那么多人告别;临告别时各自找到第一份工作开始和社会磨合,最后在激动的情绪里分了手,又哪里会想到七年后各自换了几次航道稳定下来,却都变得沉默寡言。新的生活已与旧人无关,那么五年后又会怎样呢,十年后呢。通讯如此即时,交通如此便利的年代,瞬间爆发的思念立刻就能传达,直至再也积不起足够的情感,以后还会有数十年互相挂念的老友吗?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4 21: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真的年纪大了
1.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5 23: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翻帖子时候有人提到《没那么简单》,发现这些歌也早早地忘掉了,但其实再哼起来还是很流利,可能某些东西依然清晰只是变成了背景不再显眼吧。
      话说那两年的活动KTV占了很大一部分,而凯子第一次去KTV就是篮球赛后没多久,呀咩爹在论坛发帖邀请坛友去唱歌,虽然凯子在群里参与感极强刷了脸熟,但线下还是没再见过人,只是抱着积极打酱油的心态参与。那天晚上凯子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坐公交到了陌生的市一中,是咸蛋找到天桥对面带路的,这是篮球赛搞不清谁是谁后的第一次见面,在天桥上咸蛋介绍了自己专业并提到自己会制作果酒,一路上的话缓解了凯子不少尴尬。到了扬歌包间的时候其他人几乎都已经到了,当时凯子还是不认识几个人,所以根本搞不清楚什么状况,桌面上的烤香蕉倒是记得,还为了硬撑形象抬杠要搓掉呀咩爹手臂上的小块纹身。但其实大一新生刚开始尝试网友见面,怯懦的模样瞒不了人(呀咩爹其实也有些腼腆),虽然凯子并不在意被看穿,但后来竟然被人误会有些自卑。那天的麦霸是幽魂,唱的歌有很多是凯子听过的流行歌,第一次到KTV的凯子默念跟着唱发现自己大部分歌都知道副歌部分,至于整首歌却一首都唱不下来,所以在角落里吃着果盘零食几乎没有引起任何注意。到散场的时候幽魂才对凯子说:凯歌你今天好安静啊,我都忘记你了。
     这一年的寒假呀咩爹在论坛里邀请过年不回家的孩子去ta家过年,足以看出来是个很好的人,虽然凯子寒假回了家并不知道详情。之后很久一段时间才又再见到呀咩爹一面,某次呀咩爹找人发传单,凯子闲的蛋疼带着室友接了活,因为平时只是在群里灌水并没有多少私交,所以那次见面显的并不热络,但一直到后来凯子一直都对呀咩爹有一种朋友的好感。当天凯子和室友两个人发传单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明珠广场的天桥上是个人流比较密集的地方,给过往的人手里塞得很快,但其实没有几个人看都随手扔到了地上。回去找呀咩爹的同事交任务的时候,对方很惊讶怎么发得那么快,但并没有质疑什么还是给了报酬。凯子后来隐隐约约觉得发得太快会不会显得不认真让呀咩爹不好做人,但神经粗大也没多想就让这件事过去了,后来再也没发过传单,也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发传单有效。这次以后似乎再也没见过呀咩爹,毕业后有次去儋州校区恰好碰上呀咩爹回家扫墓,试着相约却没能见面,不知道是凯子怕见呀咩爹的家人,还是呀咩爹腼腆了。
      说回唱歌,第一次KTV没多久后凯子被室友安利了台湾综艺,开始学林宥嘉杨宗纬萧敬腾,以饭桶怪蜀黍的人设唱出了代表作“互撸娃”和“看见什么吃什么”。后来跟着起点在歌颂、尚歌和后来的魅力100、快乐迪,经历了无数次KTV以后慢慢也变成了一个麦霸。再后来带室友、带小伙伴、带新生第一次去KTV,有人全程跟着屏幕上的歌词默念,到最后散场聊天的时候说自己只会高潮部分,凯子听到了只是笑而不语。
      当年的大家都还年轻,喜欢唱情伤、喜欢唱离别,和唱周杰伦、五月天的时候心情并没有什么不同。后来才知道别离萦绕在心头的时候是唱不下去的,连开口说话都不愿意,一年之后某次幽魂非常难过,凯子作为跟屁虫打包了一号面馆的粥见到面,借着幽魂麦霸的属性建议到KTV转换心情,但ta点了歌以后却一首一首切掉完全唱不下去,直到后来ta的朋友到场。那些人好像是老贴吧或者老起点的人,气氛马上变得欢快起来,然后凯子终于轻松起来安心变成酱油党。那天的一个搞声乐的姐姐唱的邓丽君声线完全是一模一样,让凯子又涨了见识。
     有次在KTV某人说凯子什么都没经历过,偏偏唱老男人的深情歌,但其实唱歌风格各有偏好,到唱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情感,还不如在QQ空间写酸文来得投入,就只是一种玩乐。这种浅显的事实凯子明白但却并不能清楚地总结出来,所以并没有解释。真正难过的时候谁还当着别人的面能唱出歌来啊,只是换心情的间歇的放松罢了。
发表于 2021-11-25 23:4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一觉扬州梦,早点睡觉,明天继续搬砖。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6 00: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julynight。 发表于 2021-11-25 23:42
十年一觉扬州梦,早点睡觉,明天继续搬砖。

噗哈,这才几天就有人诈尸。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6 20: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凯子在毕业后几乎没去过KTV几次了,这个行业似乎在逐渐消失。11年以后比较远的尚歌没再关注,越来越少去的歌颂后来更名为大歌颂重新装修后勉强经营,魅力100从五西路靠近世纪大桥那边搬到了北门对面老面馆楼上,后来隔壁没多远还开了一家快乐迪,北门这两家是后期主要的喊歌场所,到现在也不见了。
      和室友一人一句唱情歌王那天,唱红玫瑰被称赞那天,小伙伴回海口唱漂洋过海来看你那天,某人无聊到一个人开小包那天,唱孙燕姿“第一天”没完没了的“first day”宛如卡带那天,麦源五月天专场那天,娅琪欧美歌手专场那天……通宵到早上在路边摊吃一碗热腾腾的粉汤,凌晨走出空调包房被湿热的海南空气包围,累哑的嗓子低沉地跟大家告别回宿舍……直到KTV再也没有机会进入生活中,大概是忙吧,或许是约不起来人,又或许麦霸冷落了别的人,到现在想起来的时候发现KTV已经不复当年盛况,你我还愿意唱当年的歌吗?

我唱得不够动人你别皱眉
我愿意和你约定至死
我只想嬉戏唱游 到下世纪
请你别嫌我将这煽情奉献给你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6 20: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一个在衰落的行业是院线电影,凯子的第一场电影是在奥斯卡影院看的迈阿密行动,上映于2012.04.12。这个时候11年上半年论坛上的人几乎都几乎不出现了,下半年后论坛出现的人熟识之后也都以社交软件即时通信为主,论坛已然不再像初识时那么有活力。
      其实迈阿密行动是一部很糟糕的片子,那个法国大叔倒是个眼熟的演员,我从他那找回这部电影的名字。凯子去奥斯卡只看过三场电影,因为那个地方距离海大实在是太远了。前两次是豆豆带去的,第三场是毕业后和三井看了大话西游。第二场电影是跟豆豆去看的复仇者联盟,之后凯子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去看电影。彼时海甸岛还没有开影院,上邦的中影南国几乎是唯一的看电影场所,偶尔也去万达广场。直到后来新埠岛那边开了金逸影城,这是个人流量不大的地方,所以环境很好,凯子自己去看电影都是在这个地方了。指环王上映的时候我又去了金逸连看三部马拉松,这是距今最后一次去院线。虽然凯子毕业后因为二东路的纵横很近也常去,不过这也是完全和论坛无关的题外话了。
      那些票根凯子一直留着,每次看电影回来就顺手塞进小抽屉里,有次整理之后有厚厚一叠,这么做的人一定是松鼠症吧。这些票根有的是两个人去看的,有的是四个人去看,还有很多票根上面印的信息都变得难以辨认甚至完全消失了。那时候是跟谁一起去看的,看的什么电影,已经没人会知道了呢。
       要说行业的衰落,其实论坛也是。不只是起点,就连猫扑、天涯这种大社区也在那时候有了衰落的迹象,但起点只是一个面向海大学生的小论坛,应该不会有猫扑、天涯那种大体量社区的病征,怎么会一学期不如一学期呢。有一次天涯找到几个还活跃的人想提提意见,之后大蟒和麦源陆续开了“振兴大起点”的帖子,盘点了一下在论坛上认识的人,大蟒虽然很热情但是很快就太监了,麦源倒是更得挺多,但似乎也没能挽回一些局面。
      贴吧是分流了一些人,好些论坛老人也花时间去贴吧凑热闹;起点上依然被这一帮老人霸着,都是熟脸孔让人没啥新鲜感;即时通讯软件和微博也消耗掉了倾诉欲和好奇心;凯子到了高年级连在qq空间写酸文的心思都没有了,更不用说到论坛上写质量高一些的帖子。我现在想是不是一帮老人霸着论坛,挤占了新人的空间,或许大家应该积极引导新人而不是自顾自的闹腾。但论坛毕竟不是一个组织,连开会的约束力都没有,只以内容和用户氛围为重,这是论坛区别于社团的一个优点。时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怎么办,而且就连贴吧也早就衰落了。
      提意见的时候凯子只是稍微过脑却没有多想,大二上学期已经是半隐退状态,再后来只是偶尔在线下有人提到才上来看一眼。凯子对自我的定位从来都没有放得高过,始终认为自己只是凑热闹,抱着随缘打酱油的心态逛论坛。平时就连别人的八卦也不去挖掘,更不用说有心去做成什么有利于论坛的事。明明在论坛待了那么久,经历过大不可当管理员、苏凉生当管理员、微光也当了管理员帮忙删垃圾贴,再到后来AG也混了职位积极组织活动,还有Spe、李彦辰等人同样如此,就连普通会员呆子也组织过包饺子的活动。他们对论坛的感情比一个打酱油的人多太多了,做得也多太多了。凯子实在是什么都没做过,不积极到连个勋章都懒得要。现在想想凯子那时候真应该多做点什么,而不只是白嫖论坛上的人气,即便是于事无补,尽了些力也是好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12726567   
站长微信:hainanok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job.com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南大学论坛

GMT+8, 2024-7-24 20:38 , Processed in 3.243892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海南大学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